“你怎么会在这里?”玉真看着坐在靠窗边悠然地吃着饭菜的顾绵绵,原本挂着笑的小脸瞬间冷了下来,咬着唇,紧紧的拽着手中的鞭子走了过去,恨恨得瞪着顾绵绵,“你这个小贱、人,居然还有脸留在蓬莱,你可知道清风哥哥被你害得有多惨,你……你居然还有心情在这里逍遥快活,实在是太可恶了,不知廉耻的坏女人!”

    冤家路窄,这句话实在是太适合顾绵绵和玉真了,不过她们两个还真说不上有什么深仇大恨,所以顾绵绵直接忽略她,扔了一锭银子在桌上,起身便准备离开客栈。实在是太倒霉了,还没有对杨谦出手呢,就遇到个‘旧相识’。

    “你别想离开!”玉真飞快的拦到了顾绵绵前面,执着的瞪着她,声音里带着浓浓的怒气,“你知不知道清风哥哥被你害成什么样了?你知不知道他为了你几乎丢掉一条命?你到底还有没有良心,他对你这么好,你从开始到现在居然连问都没有问过一句,你根本就不值得他对你如此好。”

    顾绵绵慵懒的撩了镣耳边的发髻,对玉真的话充耳未闻,淡淡的开口,“姑娘,你挡住道了!”有些人有些事,岂是简简单单的对错就可以评判,她顾绵绵不欠清风什么。再说这事即便是要算,也应该是清风找自己清算,与旁人又有何干!

    “喂!你到底有没有听到我说的话,清风哥哥因为你……因为你……自请离开清虚观,此生恐怕都不会回来……你到底知不知道他为何要这样做?你……你怎么可以这么冷血,他都是因为你,是因为你!”

    玉真的声音越来越激动,若不是顾忌顾绵绵上次在她面前露的那一手,顾绵绵敢肯定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狠狠抽自己几鞭子。

    不知道这样会不会破坏自己在杨谦心中的形象,不管怎样的人,风流的女人总是不怎么讨喜的,顾绵绵有一瞬间觉得自己今天来此是错的,美女嘛就应该等着男人送上门,果然不怎么适合美人自己往上凑。

    “我不认识姑娘,也不知道你说的什么清风冷风,不过姑娘却实实在在挡住了我的道。”顾绵绵笑吟吟的看着她,软软糯糯的声音里透着戏谑,让周围一众打算开好戏的人,心里犯了嘀咕,也不知道究竟有没有乐子看?

    “姓顾的,你居然敢说不认识清风哥哥!你知不知道他为了寻你几乎将整个蓬莱寻了个遍,他为了你肝肠寸断几乎命丧黄泉,他为了你忍受着别人的嬉笑嘲讽,他甚至为了你自请入世修炼,你……你害他如此,你竟然口口声声说不认识他,世上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女人,你……无耻!”

    顾绵绵在心里幽幽的叹了一口气,这年头正主都不找自己了,情敌还要找自己,实在是……靠近玉真耳边,以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娇媚的笑了,“玉真,你喜欢清风与我何干,你心疼他又与我何干,若是你有本事自去寻他,光明正大的争取就是,缠着我又有什么意思,上次我就告诉过你,这次也一样,想要就自己去争去抢,否则你知道我的想法的!”

    顾绵绵朝玉真轻轻的吹了一口气,“再说,清风为了我要死要活,那都是他自愿的,我可没有逼他,离开他时我就留信将一切讲清楚,是他自己不肯信也不愿意信,非要折腾,小美人,你该来找的人不是我,而是他!若是你真的喜欢他关心他,为何不在他最失落难过的时候安慰他,陪伴他,甚至将他从错误的漩涡中挽救出来,如今人已经走了,你再来找我说这些有的没的,又有什么意思?离开,否则我对你不客气!”

    “你……你……”玉真面红耳赤的怒瞪顾绵绵,伸手准备狠狠的给她几鞭,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女人,明明是她害得清风哥哥如此,明明错的都是她,她怎么可以如此说,实在是太无耻了,真是为清风哥哥不值,怎么会喜欢上这样一个狠心狠肠的坏女人。

    顾绵绵含笑地看着她,漂亮明媚的大眼睛俏皮的眨了眨,周围的人情不自禁的倒吸了一口气,两个绝色美人即便是吵架也是极好看的,那姿势,那小眼神……看得周围的人双眼放金光。

    “玉真,休得胡闹!”一道声音制止的玉真挥鞭子的动作,但却让顾绵绵心里咯噔了一下,糟糕,真是想什么来什么,顾绵绵眼里飞快的闪过了一丝烦躁,早知道就应该早点溜掉的,哎,今天出门一定是没有看黄历,否则一定会发现上面写着‘不宜出门’几个大字。顾绵绵回头似笑非笑的看着从楼上走下来的男人,眼里闪过狡黠的光芒。

    “原来是顾姑娘,没想到你我这么快又见面了。”杨谦含笑的看着顾绵绵,眼角眉梢都挂着喜悦,玉真也察觉到了两人之间诡异的氛围,不满的跺了跺脚,“杨师叔,她不是好女人,你可千万不能上了她的当。”

    “玉真,我还没有说你,怎么又跑出师门了,你师傅可是批准了!”杨谦瞪了一眼玉真,转而朝顾绵绵抱歉一笑,“顾姑娘受惊了,玉真虽然冲动,但并不是个坏人,还望姑娘不要介怀。”

    “哼!我没有错,错的是他!杨师叔你怎么可以这样是非不分。”玉真漂亮的秀美皱在一起,委屈的看着杨谦,伤心极了,杨谦无奈的摇了摇头,不满道:“玉真,你师傅就是这样教你的?”

    玉真撇了撇嘴,低下了头,“我……我……师傅……根本就不关师傅的事。”

    “罢了,这次就算了,还不赶快回师门。”杨谦向来护短,明知道顾绵绵有异的情况下,绝对不会允许玉真再和她接触的,再说自己还有事要做,这个小姑娘在这里,只会碍手碍脚。

    “师叔为何不回师门?我是奉师傅之命来迎接杨师叔的,杨师叔不回去我也不回去。”玉真抬头,倔强的看着杨谦,别以为她没有看到,师叔对那个坏女人很不一般,想甩掉她,没门!她一定要将师叔看得牢牢的,绝对不能让他也被她给害了。

    “怎么!连师叔的话也不听了。”杨谦皱了皱眉,明显是动怒了,玉真飞快的瞥了他一眼,指着顾绵绵,低低道:“师叔,她……不是好女人,是个妖女,你一定不能着了她的道,她一定会害你的。”

    噗,顾绵绵险些吐出一口老血,这个地方绝对不能再待了,她们愿意被人围观,自己还不愿意呢!身形一动,几步便离开了客栈,一直注意着她的杨谦,也飞快的追了上去。

    “师叔……师叔……你休想跑掉,她不是好人,你千万不能被她的美貌给迷了去!”玉真错愕,手飞快的抱住杨谦的手,硬着拖着他不让他追顾绵绵而去,眼泪不停的往下掉,可怜兮兮的紧紧地缠着杨谦,“师叔休想抛下我去追那个妖女!”

    “哎!你……”眼前着顾绵绵从自己眼皮子底下溜走,杨谦失望的叹了一口去,回头给了玉真一个暴栗,咬牙道:“还不快滚回师门!”

    “师叔……”玉真泪眼迷茫的望着杨谦,倔强的咬着唇瓣,杨谦叹了一口气,将她带到了自己的房间,坐在椅子上,看着抽泣不止的玉真,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好了,好了,快别哭了,哭哭啼啼成何体统。”

    “师叔可千万别去找她了,她不是个好人。”玉真捏紧了手中的鞭子,“她害了清风哥哥,还与很多很多男子纠缠不清……她……她不好!”

    杨谦皱眉,她的来途到底是哪里?莫非……

    难怪她身上有如此重的煞气,可怎么解释她身上的功德呢,杨谦眼里闪过兴味的光芒。她今天来此处是为了什么呢?摸了摸下巴,莫非是为了自己而来?杨谦的手有节奏的在桌面上叩着,勾唇浅浅一笑,“玉真,这次你私自出师门之事我便不与你计较了,立马回天机门,未得掌门指令不得再私自外出。”

    “师叔,我……没有!”

    “嗯?”杨谦的眼睛眯了眯,“还不快回师门!”

    玉真期期艾艾的看着杨谦,见毫无回旋的余地,苦涩的点了点头,“是,玉真知晓了,不过师叔那个……”杨谦抬头看了玉真一眼,玉真咽了咽口水,将所有的话又吞回肚子里面,“师叔保重,玉真先回师门了。”

    “嗯。”

    玉真走在回天机门的路上,脑海里不断的回放着顾绵绵的话,自己真的应该去争去抢吗?清风哥哥……玉真摇了摇头,将脑海里的杂念甩掉,敲了敲自己的脑门,自己这么这样糊涂,那个妖女的话也能听吗?

    抬头看向远方,也不知道清风哥哥现在如何了?他还好吗?清风哥哥,玉真很想你。

    玉真握了握拳头,终于下定了决心,抬脚朝背离着天机门的方向疾步而去。

    顾绵绵。

    杨谦想起那个姿色绝艳,浑身是迷的女人,不由得灿烂一笑,小美人,你还真是有趣,啧啧,只是……若你真是那样的女人,那这个世上就不能再留着你了,小美人,他还真是舍不得对如此小美人下手呢!

    杨谦舔了舔舌,诡异的笑了笑。

    作者有话要说:文文快要完结了,没有好长了……感觉写得好糟糕,谢谢大家还依然捧场,跪求抚摸……( 合欢派首席外室弟子 http://www.wucuow.com/10_10034/ 移动版阅读m.wucuo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