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日本战国走一遭 > 正文 29.三军会同攻武田
    小山田信有且战且退,山坡还有他兄弟小山田左卫门带领的六七百人,都是自己的都留郡内众,不能丢在这里。

    他带着几十名团团护卫着自己的小山田士兵缓步撤退,可他似乎把自己看的太重要了一点,心里没啥数。山内义胜与武田本阵之间已经毫无阻拦,怎么还会在意他这条小杂鱼。

    等小山田信有汇合了自己山腰上的兄弟小山田左卫门,感叹自己逃了一条性命的时候。山内义胜和纲良叔父已经解决了所有杂鱼,步骑间杂,正在飞驰上山,准备给武田晴信雷霆一击。

    这时候小山田信有看了一下形式,山下的四支队伍(抵抗细川采女的饭富兵部,抵抗松下一青的驹井右京进,抵抗北畠大学的教来石民部,抵抗大石三郎的内藤修理),以及支援队小幡织部全部都陷入四面八方的包围苦战。

    武田晴信身边只剩下带兵一百一十骑的原隼人佐,以及不多的近习。情况的危急有目共睹,如果不救也许武田晴信就要交代在这里。

    小山田信有想了想自己在甲斐府中踯躅崎馆的儿子,一咬牙一跺脚,招呼自己的兄弟,带着剩下的六七百人马毫无阵型的赶赴武田本阵。

    他很幸运的比山内义胜还早来一步,帷幕内,所有人都面带急色,唯有武田晴信还是安静的坐在马扎上,近习正在帮他带上诹访法性院披白熊毛兜,一名太刀持近侍也安静的跪坐他旁边。

    帷幕内的人已经都武装了起来,甚至是那些药师、杂役、马夫都全部拿起长枪或者短刀,随时准备应付突如其来的战斗。

    阵奉行原隼人(原昌胤)坐在武田晴信的下手处,指挥仅剩的士兵移动木栅,树立木楯竹束,铁炮足轻检查火绳长度,长缱足轻列队迎敌。

    武田晴信和原隼人两人看到小山田信有惶急无措的奔入帷幕,原隼人点了点头向他示意。武田晴信到有点莫名的表情,“越中守所来何事?”

    “山内左马头数百骑就在帐外不远,殿下快走吧,臣下会在此抵挡一阵。”小山田信有单膝跪地,低着头,又急又快的对武田晴信说。

    武田晴信听完小山田信有一番大表忠心的话语,不置可否。旁边的原隼人放佛没听见他两的对话,站起来,竖起自己的马标,带着几名近侍,把兜夹在腋下出了帷幕,指挥残存的士兵继续抵抗。

    “弥三郎(就是小山田信茂,那位坐拥二三千兵马缺不去救援武田胜赖还把他拒之门外的小山田信茂,最后把武田胜赖坑死在了天目山。)十二岁了吧?”武田晴信问了一句完全和此时搭不上的话。

    “是的,弥三郎已经十二岁了。”“应当准备为他元服了,越中守你说是不是?”

    小山田信有感谢了一句,也不再等待什么吩咐,拄着长枪出了帷幕。

    这时候帷幕外传来大声的通名。

    “清和源氏河内嫡流,足利一门众,山内左马头义胜前来向武田大膳讨教!”

    “藤原北家闲院流,摄政左大臣忠平之后,秭小路左卫门大尉纲良前来讨教!”

    “山内氏一门亲类笔头,山内主计前来讨教!”

    帷幕外此起彼伏的通名声不绝于耳,代表一名又一名山内氏的大将已经冲突到了武田晴信本阵。

    激励的交战声,愤怒的嘶吼,兵戈的交击,铁炮的轰鸣,弓箭的弦响。已经杂乱的全部充斥在武田晴信的耳间,还安坐在马扎上不为所动的武田晴信不知道此时到底在想些什么。

    小平太此刻正在参与一同围攻内藤修理所部,没有陪着山内义胜或者纲良叔父上山攻击武田晴信的本阵。不过这也意味着小平太失去了见一次甲斐之虎的机会,有些让人可惜。

    内藤修理这残存的四五百人,在山内军一千余众的攻击下也慢慢显出颓势。但是甲军总有这么一个韧劲,主帅还在就能打,不仅能打顺风仗,还能打逆风仗。只要有一丝机会,就会继续奋战下去。

    小平太看着前面的士兵久攻不下,心里也着急了起来,指挥属下各队的足轻轮换上前,不断消耗甲军内藤修理所部士兵本就不多了的体力,随时寻找破绽。

    会同小平太一道围攻内藤修理的大石三郎也正在步步紧逼,麾下的士兵邦邦邦的弦子乱想。不要命的向内藤修理所部射出如雨的箭矢。

    但是尽管小平太和大石三郎往来奋战,甚至都亲临一线率部猛扑,却还差那么一口气,就是无法拿下内藤修理所部。

    这时小平太看见不远处一名换下来的足轻小者,身型明显还没发育完全,气喘吁吁,身上也没有披挂盔甲,头顶一个阵笠就是他的全部防护。

    至于小平太为什么对他有印象,因为这个年轻人会吹筚篥,唐名叫管子,吹奏起来响亮清脆,是很多神社庙宇里的乐工必备的乐器。而这个年轻人曾经在扎营休息时吹过,不久前的事。

    小平太于是驾动战马,到那个足轻面前。“你叫什么名字,为何去年连川众军役时没有你?”

    那个人一看小平太来了,立刻跪倒在地,“小的叫七规,因为父亲去年去世了,无法应役,所以就由小的来了。”

    小平太心想也是个可怜人,年纪轻轻父亲就死了,不过一想到自己其实也这样。除了表面同情一下也不能怎样了。

    “你多大了?”

    “十六。”七规很恭敬的回答。

    “筚篥带着吗?”小平太灵光一闪。

    “带着呢,带着呢。”七规从背后一个布袋里把筚篥取了出来。

    “冬至和五月节时神社的祭乐知道吗?会吹吗?”小平太很高兴的问他。

    “会,但是不太熟练。”“那就够了,来侍奉我吧,做我的足轻。”

    “阿吉,平六把太鼓取来,辰三取我的鼓捶!”

    “是!”

    (猜猜要吹什么乐,提示一下,天皇登基有时候也吹这个)( 日本战国走一遭 http://www.wucuow.com/4_4924/ 移动版阅读m.wucuo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