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日本战国走一遭 > 正文 38.冒雨力战搏生死
    这场命中注定却又不期而遇的遭遇战在一开始就向不利于织田信长的方向发展,这个不平静的秋后下午,居然下起了淅淅沥沥的雨来。

    按理来说下雨了,正常的合战模式就是:哦嚯!下雨了。对面的给我听着,本来今天一定要取你狗命的,但是天公不作美,你的脑袋明天我再来取。然后对面同样对骂云云,不蒸馒头争口气。

    嘴上的威风逞完了,双方各自先退个几百米,然后安营扎寨。各自派出小股部队,试探游击,双方不断接触。

    等第二天雨停了,再观察战场情况,发现可以打了。于是就和黑社会分子约架一样,排开了阵势,你来我往,打到一方精疲力尽,被击败为止。

    但是当下的小豆坂却不可能这么平和的明日再战,织田信长是要把这六千人全部留下来的。太原禅师则是要赶紧把这些部队带回吉田,保存今川义元的实力的。这就注定了这两位今天不能善了了,必须停下来掰掰手腕。

    两军此时尚未真正展开正面大规模激烈交锋,可是因为下雨,还没有踩踏几下,地面便开始变得湿滑起来,草鞋踩在烂泥地里很快就糟烂不堪,甚至无法使用。而且由于雨幕,战场上的能见度也被自然界压低,两军统帅的视线都大受影响。

    虽然士兵们能勉强排成队列,但是武士们的战马由于马鞋也是草鞋很快也被烂泥侵污,根本无法发动冲锋攻击。战马一个个马蹄打滑,行走不便。

    原本应当成为三军中坚,作为决定性的战斗力量的骑马队现在大家都用不上了。很多弓马娴熟的武士不由得大为懊恼,丧失了在马上大显身手的机会。

    如今马兵们都只能下马持枪并入步兵的队列,和弓虽然不怕被雨淋湿,毕竟是不依赖于牛筋煮胶而制。可是这么大的雨,箭射出去也必然毫无准头可言了。

    整个战斗模式自此已经彻底简化了,铁炮一来不多二来下雨,弓箭虽然不怕受潮但精度大大下降不堪使用,战马马蹄打滑难以骑乘。可怜啊!可怜啊!最后大家都变成了满身泥泞的步兵,挣扎在满是污秽的烂泥地了,展开最无观赏性的肉搏。

    各队的旗帜马标浸湿了雨水,都招摇不开,使番和传令声嘶力竭的呼喊也在雨中变得微不可闻。

    但总体来说先手占据高坡和相对较高地势的今川军更占优势(地利),双方此时都是六千人(人和),并无有哪一方在人数上能压制对方。太原禅师也观察清楚了战场的形式,这么大的雨(天时),谁先熬不住谁先输,如此不论哪个局部都在向有利于今川军的方向转变。

    但他也苦于战场上联络和视线不通畅,最后他索性集合了今川全军的大小太鼓到本阵,然后挑选近卫中最有力最高壮的武士,猛击太鼓,号令全军向织田军奋勇攻击,克定全胜。

    太原雪斋禅师自然是对自己麾下的军队有所信心的,虽然不能说此刻他的麾下都是顶级的强军,但是能明辨金鼓,闻战争驰就已经是当世之内的一只威武之师了。

    几名击鼓手“哎~~嚯!”一声,手中的鼓锤放佛这四野的雨点一般,连绵不绝。而隆隆的太鼓声最终压制住了小豆坂上雨的嘈杂,今川前线各队听到进攻的命令如此清晰且振奋人心,各个都意气昂昂,不顾环境的恶劣向织田军攻击。

    织田信长也听到了今川军的进攻声,太原老和尚所指挥调度的军队果然和菜鸡们带的不一样。士兵们就冲太原雪斋几十年纵横海道的赫赫威名也更愿意相信他,老将最大的好处就是名声大,很多今川军甚至是听着太原禅师的威名长大的。

    可织田信长哪里肯服输,太原雪斋禅师如此施为是因为他对自己麾下的部伍看得分明,肯定都不是菜鸡。而信长难道对自己麾下的尾张众没信心吗?当然不可能啦。

    织田信长看士兵们由于遭到各方面的连续打击,开始出现一点不稳,赶忙跨上自己的战马,不顾坠马的危险,奋勇冲到交战的第一线。

    他向织田军的士兵们大声疾呼自己就是织田信长,自己与他们同在第一线。

    当所有士兵的注意力集中到他身上以后,织田信长跳下马,二话不说把脚上的草鞋脱下,随手丢掉。

    在一线指挥的足轻大将木下藤吉郎一看织田信长的作态,以他做侍从伺候信长的经验略一判断,马上就明白了过来,大声呼喊着,让士兵们把早就破烂不堪的草鞋丢掉。

    足轻们说是士兵,五天前还是在泥泞的水田里收割稻子的普通农民,两脚踩上烂泥地比穿了鞋的感觉要熟悉千万倍,即使有些湿滑对他们来说也混不在意,反而走的更快更方便。

    毕竟连年和土地打交道,或者说是和水田打交道,泥泞的道路让脱了鞋的织田足轻们好像回到了他们熟悉无比的田间地头。

    织田信长一看这就是他想要的效果,立刻捡起一柄掉在地方的长枪,让木下藤吉郎用长枪顶着自己的头盔作为马标,由他自己作为一翼排头,汇成一条紧密的枪线,齐声呐喊着猛烈向今川军冲去。

    刚刚还连连后退的织田军突如其来的反扑,一下子把今川军打蒙了。织田信长却不管这个,还是呼喝着木下队的士兵向前突击。

    另一侧的山坡上,前田利家一人斩下一十三枚首级,一把朱枪杀的浑身浴血,雨水都洗不掉上面的鲜血,因为他的气势,山坡的今川军终于出现动摇。

    森可成也不断的向今川军攻击,两人合力,终于山坡上的今川军承受不住,丢盔弃甲的向山下溃退而去。

    于是森可成留守山坡,前田利家所部四百余人,从山坡上猛冲而下,一下子打在了今川军的侧腰上,今川军遭到两面夹击。

    小豆坂上的今川军先胜后败,整个战线都连连向后退却,眼见着就要不行了。( 日本战国走一遭 http://www.wucuow.com/4_4924/ 移动版阅读m.wucuo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