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日本战国走一遭 > 正文 4.上杉与我做兄弟
    五百越后精骑飞卷而来,簇拥着关东管领越后国主上杉弹正辉虎。

    开玩笑,其实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梅雨太大了,这回已经连着下了三天,上杉军已经不能骑马行进。泥地沤烂,再让马蹄子一整天行军泡在烂泥地里,马蹄必然生病,马蹄生病战马大概率就废了。

    所以即使我们的管领大人也只能骑在一匹驮马身上,驮马越后有的是,死了不心疼。

    五百越后骑兵都是步行,战马都裹上马鞋,不敢驮人具装。跟在人后慢慢的前进,也是辛苦。

    上杉辉虎本来带了两千多号人,是准备给山内家来帮场的。结果昨天到林城,路上碰见带着三千多人回深志的小笠原父子,听说山内大军齐发,已经逼退武田晴信了。

    深受糟糕天气之苦的上杉辉虎直接让一千多步骑兵借道海津城,回国去了。这烂天气,已经病倒好几个,如果病情恶化,不是下痢就是肺炎,死路一条。

    所以如今只敢带少少五百人,尽力筹措了足够的雨具,这才赶来饭田。

    (小笠原贞庆:娘希匹,刚刚被山内义治捶了一顿,格老子的上杉辉虎又讹了我几百身雨衣!)

    上杉辉虎不是吃不得苦的人,他一生的绝大部分时间都是征战中度过。说是越后国主,不妨说个笑话,他成年后在外国的时间比在越后多。

    和英格兰国王狮心王理查实在是差不多,他这个英格兰国王在英格兰的时间还不如他在法兰西呆的时间长。一生中绝大多数的时间都在征战中度过,大约是中古时代封建领主的常态。

    以山内主计头为首,大家出城半里去迎接上杉辉虎。先帮人家把五百兵马安排进城,预备柴火热水。

    三天雨一下,干的柴火也成了精贵的东西。四乡的百姓又有很多逃难去了,难以征集足够的薪柴,只能半干半湿的准备给人家。没多久城内就升起好多道浓烟,全是淋得湿透的上杉军的咳嗽声。

    ……

    上杉辉虎在侧近的服侍下换上干爽的衣服,喝上热茶,整个人活络过来。纵使他身为大名,雨里露天淋三天,也一样冻的够呛。如今一杯热茶就把他美的,眉眼都舒展开了。

    “宰相公不在城内吗?”上杉辉虎所来的目的就是见山内义治。

    “大兄去了驹场,在温泉修养。”山内主计头被小平太一提醒,赶紧吩咐人烫酒上来,给上杉辉虎暖身子。

    “宰相公尚好?”上杉辉虎两杯烫酒下肚,说话都利索了。

    “尚好。”总不能说山内义治中风,脸都偏瘫了,说话也不能长句,只能一字一顿,都不能久站了吧。

    “义弟之事实在惋惜,不过请各位放心,太郎之安危,一力保证。”

    上杉辉虎舍了唯一一个妹妹,捞了一个意气相投的妹夫,谁知道这才四年多,妹夫就死了。他也很苦,不过武家子弟,生死难料。他现在表明态度,只要他的大外甥继位,那他就帮到底。

    这话说的山内家臣们安心不少,这就是有个好舅舅的最大好处。高梨家和长尾家互为甥舅,互相救了好几次,上杉辉虎这点声誉还是有的。高梨政赖要是在这,就是最好的证明。

    不过他这话听在有所疑虑,主少国疑的山内家臣耳朵里,总觉得有点什么其他的意思。毕竟高梨政赖四万多贯的豪强大名,如今也做了上杉家的附庸,安心做了奥信浓的门卫。

    “少主之事,大兄要与殿下详谈,请殿下明日移驾驹场。”

    山内主计头既没有应承上杉辉虎的保证,也没有反对或者拒绝的意思。全部推给他大哥,这事只好山内义治做主。

    “可,今日稍作停留,明日便去驹场。”上杉辉虎怎么听不出山内主计的意思,客随主便,先安排休息下来。

    ……

    山内家的军队和此时大部分大名的军队构成差不多,直属和国人两部分构成。国人豪族们昨天都解散了,军队直接就少了一半。

    直属的力量又分为大名直属和家臣所领,家臣的兵马也大部分遣散了。如今饭田城内也就三千余直属于山内氏的旗本众和足轻众,还有一千多护卫着山内义治去了驹场。

    转头第二天,梅雨终于稍停,但是不见太阳,还是有雨丝。可没得办法,还是要开拔上路。山内府中城的防备不能长久的空虚,这些兵马要回去,山内主计也要坐镇城内,不然人心就会浮动,战国时代就是这样。

    临走之前山内主计给了小平太一个新头衔“管领上杉氏取次”,什么意思呢?以后就你小平太负责对上杉氏的外交事宜了,好好干。

    老岳父不顾操劳,一把年纪,准备亲自潜入大和国,去把觉庆和尚骗来。一色宫内则任务更加艰巨,潜入波州,要去说服足利义亲,把这位也使劲忽悠一通,最好能忽悠来。

    那细川采女要带兵的嘛,小西原左卫门要守备诹访,大石三郎守八王子,北畠大学守滨松,纲良叔父守骏河。其他人的资格还不够,可不就只能小平太来担任取次嘛。

    加上小平太和上杉辉虎关系不错,和上杉诸家臣关系也好。又没有特殊的关系纠葛,也没有利益联系。

    “小平太,听说你已经与宰相公之女订婚?马上回国成亲?”上杉辉虎骑在马上,和小平太打听着。

    “是,原本是春宫家的女儿,已经被滨松殿收为养女。”

    “这么说,你也算我义弟了。”上杉辉虎对着小平太微微一笑。

    “啊?什么?不敢不敢。”上杉辉虎的妹夫是山内义胜,山内义胜的妹夫是小平太,绕一绕,小平太可不是上杉辉虎的义弟嘛。

    “宰相公煞费苦心啊!”上杉辉虎也不过是玩笑一句,感叹山内义治为了尽力给山内太郎铺路,使劲了办法。

    “滨松殿所为的也是山内氏的家门。”小平太十分赞同,延续家名,这是所有武士的首要任务,保存家门才能有更远的未来。( 日本战国走一遭 http://www.wucuow.com/4_4924/ 移动版阅读m.wucuo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