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日本战国走一遭 > 正文 1.丧仪大奠疑云重
    “治丧者是何人?”

    武田晴信骑在马上,和自己的弟弟武田信廉交谈着。虽然他语气平淡的很,但是居然亲自跑到诹访来,等待吊唁使的回来,心里是什么状态,不用猜也知道。

    山内义治突然大丧,毫无征兆,年前还和武田晴信在经之岳口对峙一场。那时候武田晴信看得分明清楚,山内义治除了脸僵了之外,完全看不出要死的样子。

    甚至还能骑在马上和武田晴信秀肌肉,这种人,武田晴信才不信他说死就死了。

    “治丧的主人自然是山内太郎,协助的则是山内出云与细川春宫。”

    武田信廉的话不出意外,只不过说到山内太郎的时候很轻蔑罢了。一个4岁的孩子,完全失去了父祖的照拂,人生的路不会平顺。

    “山内出云、细川春宫吗?”武田晴信沉吟片刻,对这两人有些忌惮。

    山内出云守大名山内持义,持这个字一听就知道不简单,将军足利义持的持。持字辈的武士,大概就他硕果仅存了。风风雨雨过来,活到六十多,不是人精你都不信。

    细川春宫更不要说啦,侍奉山内三代大名,老谋深算,持重老成,乃是威名赫赫的大将。随便哪个大名听了这个名字也要竖大拇指的,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将星,不能小觑。

    “这么说,山内宰相将家政交由这两位老臣了?那倒是需要小心应付。”

    武田晴信知道自己胜过这两位的只有年龄上的优势,以及身为大名的名正言顺。

    “并不是,臣弟听说,宰相死前遗命重臣九人连判合议。”

    “重臣合议?山内宰相大魄力啊!”

    武田晴信说实话恨极了重臣合议制度,有力家臣、大国人、大豪族,打着为了家门的名义,行着维护自己私利的事,令人作呕。

    由于权力的分散,相当排斥对外的开疆拓土,除非能利益均沾。而且一旦均沾了一次,就必须以后都均沾,不然随时就可能心生不满,乃至叛乱谋反。

    可这个制度有一个好处,外战不力是肯定的,可被人捶上门的时候却会抵抗的极其顽强坚定。

    好不容易上了台做了主人,这地盘只属于我们自己。别人谁敢抢?大不了两败俱伤,你死我活。反正不会善了!

    山内义治固然等于把他们山内家六代大名好不容易完成的大名集权制给自破武功了,可也让原本的臣子们纷纷做上了半个主人。

    他们侍奉一个4岁的大名可能不尽心,但自己做主当家合议,肯定会尽心尽力的。

    甚至起了纷争冲突,九人内部产生斗争也不是坏事。那时候山内太郎也大了,不管是居中调停,还是趁机夺权,都大有可为。

    当然这一切建立在山内太郎是个有本事的人的前提下,如果成人以后山内太郎不堪大用,想必重臣们也乐意有个好糊弄的傀儡。

    权力分散到九个人头上,也不会产生那种独掌大权的权臣。就算产生,也肯定要运作很久。司马懿用了多少年?王莽用了多少年?山内义治那是看过史书的,清楚得很。

    “山内宰相一死,山内氏一十三万余贯文的领地也就像大兄敞开啦。”

    武田晴信虽然心里也这么想,广阔天地大有作为,他不一定能弄死山内义治那种雄主,但他弄山内太郎那种孩子还不是手到擒来。

    “殿下,尚有一事………”

    骑马落在后面的山本堪助突然开了口,欲言又止的样子,他很少说话这么不爽快。

    “堪介,哪里不对?”

    “臣下并没有看到宰相殿下的遗蜕。”【注1】

    “没有?你们都没看到吗!”

    武田晴信有些惊异,山内义治是自然死亡,遗体保存的非常完整,没有可能说有什么破坏。也不可能是只有一个首级,然后用木头雕个身体。

    “我等也不方便提出查看,去时已经合棺,完全不许人靠近。”

    山本堪助把自己的疑虑说了出来,正常死的人干嘛不让看?

    或者我们常说的聪明反被聪明误,智谋深沉的人想的就是多,想的越多,越容易把自己给绕进去,最后陷入死结。

    “宰相难道是假死?”

    武田晴信的脑子里一旦迸出这个念头就再也熄灭不下去,实在是山内义治过往四十八年里阴的人太多了。武田晴信都吃过他的亏,一点儿也不敢轻敌。

    “臣下也有所疑虑,而且臣下祭拜时,总觉得有人在暗处盯着。”

    山本堪助当年困守韭崎城,差点喝了山内义治的洗脚水。对于山内义治历来是怀抱十二万分的警惕之心的。

    三人随即停下,让侍从的武士足轻清道,三个人看周围四五十米没有别人了,才继续说下内的乱波众如何回报?”

    “前夜山内重臣寅夜赶往驹场,第二日不曾天亮就簇拥着一骑赶回府中,天亮后有牛车从驹场赶回,就报称宰相公辞世。”

    “山内重臣簇拥一人回城?可看的清楚?”

    “未敢接近,但从身型上看,像是宰相。”

    “不行,务必让乱波众小心打听,侦知山内宰相的去向!”

    武田晴信眉头紧皱,好不容易熬死了山内义治,可如今种种迹象又显示出山内家在隐瞒着什么东西。

    “如今府中城内守卫极严,纵使是谱代旗本也许按日轮值入城,怕是有些难。”

    “那也要弄清楚!不管什么办法!”

    同样的对话不光在武田晴信这里展开,左近的大名国人们,都在重复着以上的对话。

    府中城下也会出现许多操着各国方言的游僧、野伏、行商人,想尽一切办法的接近山内家的重臣们。

    有的人死了也能够让他的敌人们不得安生,甚至心怀惴惴,这大约就是最现实的“死诸葛吓退活仲达”。

    【注1】:我知道肯定不叫遗体,因为日本的这个习俗,这些三位以上的大人物死了,等于就成佛登仙了。在死的那一刻就算是进入满天神佛的行列了,不算人了。( 日本战国走一遭 http://www.wucuow.com/4_4924/ 移动版阅读m.wucuow.com )